活动招募 | 对话张宏杰,简读中国史
2020-10-13107
                     

时间:2020年10月18日(周日) 14:00—16:00

地点:晓岛(北京朝阳大悦城9层)

主题:对话张宏杰,简读中国史

嘉宾:张宏杰

报名方式:活动免费,请扫描下方二维码进入报名页面,登记报名意向,切勿空降。

                                        

                        


晓岛活动报300X300.jpg

晓岛活动报名二维码

 


历史圈有这样一个人物,他的风格不是传统的严肃历史文学,曾出版《曾国藩传》《简读中国史》《曾国藩的正面与侧面》《饥饿的盛世》等历史畅销书,却自称“历史的局外人”。

10月18日下午2点,复旦大学历史学博士、清华大学历史系博士后、《百家讲坛》主讲人之一张宏杰来到北京·晓岛,做客华为阅读•DIGIX读书会,他将把历史拆开揉碎,用通俗化的独特视角带现场观众们简读中国史;也将把世界坐标下的中国脉络娓娓道来,在漫长的中国史中,那些改朝换代的纷杂因果、那些历史人物的鲜活故事、那些中西方融合碰撞的历程、以及各代历史人物们面对诱惑和危机时应如何选择……届时张宏杰会带领大家发现更多历史的“另一面”。

10月18日,诚邀你来北京·晓岛寻找答案。现场还有各种互动环节,与张老师面对面交流,更有机会获得由张宏杰老师现场亲笔签名的《简读中国史》。

640.png
 
【活动嘉宾】
 
 640 (1).png

张宏杰,1994年毕业于东北财经大学。2012年毕业于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中心,历史学博士。清华大学历史系博士后。现为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研究员。曾在中国国家图书馆、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等地做过近百场学术讲座,也曾为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等机构讲授多项课程。

【精彩书摘】


只有把中国史放到世界史中,我们才能看清中国的特点。


中国文明并不是世界上最早出现的文明。以有文字和建筑能证明国家的出现而论,中国比苏美尔要晚近2000年,比埃及也要晚了1500年。


但是中国后发先至。在西周时期,中国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建立起整饬的大一统封建制度,比欧洲早了近1800年。


接下来,中国又率先在世界上建立了大一统中央集权国家,同样比欧洲早了近2000年。早在公元前3世纪,中国就实现了中央政权对基层社会的直接统治和严密控制,能够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调动资源。这是同时代世界上其他国家不能梦想的。欧洲国家直到中世纪后期,才开始了类似中国春秋战国的构建统一集权国家的过程。而直到17世纪达于顶峰的法国中央集权,仍然做不到像秦始皇这样对社会的全面而有力的控制,更何况统一欧洲。


中国这种相对西方近2000年的领先,带来了诸多方面的影响。


首先是社会面貌的“现代化”,流动性增强。


在世界其他地方还在实行严格的等级制度的时候,秦朝就已经从制度上废除了贵族制度,实现了“万民平等”,出现了空前的社会流动性,有能力的人更容易上升。大一统国家之内,语言文字和度量衡统一,有利于大范围内的物资和信息交流。这种状态在世界上很多地方是不可想象的。西方直到中世纪后期,才解除了领主与农奴的人身依附关系,打破了国内重重封建税收关卡。日本做到这一点,要到明治维新之后。印度直到今天,种姓制度还有强大影响。


其次是大一统带来了比较长的和平时期。中国的地理特点和文化心态,决定了分裂状态下,群雄通常争战不休,“神仙打架,百姓遭殃”,结果是人口锐减,经济崩溃。在中国人的历史经验中,只有建立起稳定的大一统政权,才能享有长期和平,这就是所谓的“乱世人不如太平犬”。秦汉帝国崩溃后,虽然也经常经历分裂时期,但是大一统郡县制度总能成功地再度完成统一。


因此,在所谓的欧洲中世纪的黑暗时代,中国历史发展却进入了高峰期。在长期的和平下,一个王朝的经济通常会稳定发展,因此出现了很多盛世,比如唐代的贞观、开元和清代的康乾盛世。创造了灿烂的文化成就,比如唐诗宋词;也留下许多雄伟的建筑和工程,比如万里长城、故宫和大运河。


当然,中央集权制度领先发展的影响是多方面的。它造成了中国和欧洲历史的不同走向。


第一,中国大一统郡县制下,官僚系统极为发达。而欧洲封建体制下,自治社会传统一直没有中断。


秦汉帝国通过“编户齐民”,把几乎一切社会组织打散,用郡县制对全国进行了格式化。这与罗马帝国相当不同。因此秦汉帝国是一元刚性结构,书同文,车同轨,举国上下,如臂使指,步调一致。而罗马帝国的文字没能统一,政治制度没能统一,甚至法律也是不统一的,保留大量地方自治因素。“2世纪的罗马帝国乃是自治城市的联盟和凌驾于这个联盟之上的一个近乎绝对专制的君主政府二者奇妙的混合体。”罗马帝国的繁荣是建立在中央集权和地方自治的有机结合之上的。一方面,“每一个城市都有它自己的地方自治,都有它本地的‘政治’生活,都有它自己所要解决的社会经济问题”;另一方面,“在所有城市之上,有一个强有力的中央政府,它执掌国家大事——外交、军事、国家财政”。这也许更接近顾炎武、黄宗羲等人结合郡县制和封建制长处的政治构想。


罗马帝国远没有中国这样成熟而庞大的官僚体系,到了中世纪,官僚系统在欧洲干脆消失了,因为各地基本上是封建自治的。在西方的历史发展中,在分裂和动荡当中,社会自治一直发挥着很大作用,比如中世纪西欧的庄园、行会、教区、俄罗斯的米尔内等,都是一定程度上的自治社群。


而中国很早就用官僚体系取代了社会的自治功能。在西欧中世纪,自治城市成为体制外的权力中心,市民联合起来,从封建主手中购买到自治权,成为体制外的异己力量,这在中国是完全不可想象的。


第二,中国的中央集权受到的约束很小,而后发展起来的欧洲的中央集权受到重重社会力量的约束。


正如封建制是国家的早期形态一样,中央集权制也是历史发展的必然,欧洲的崛起与统一民族国家的出现密切相关。不过,西欧中央集权国家和中国的中央集权的形成过程相当不同。欧洲是在议会、自治城市、行会等多种社会力量发育起来之后才出现中央集权国家的。因此,在欧洲的民族国家中,君主的专制权力是有限的,君主权力不仅受法律、议会的制约,也受到各社会阶层、利益团体的限制。


而中国完全不同。中国的“国家巩固发生在社会其他力量建制化地组织起来以前”,在其他国家发挥约束力量的世袭贵族、教会、商人组织等力量,都无法约束传统中国强大的中央集权。


中国一直没有机会驯服利维坦,皇帝在历史上一直注意削弱商人和地主豪强的实力,以保证皇权的独大。因此郡县制下的皇权只受“天命”的软约束,没有制度上的硬约束。



 《简读中国史》


640.webp.jpg


作者: 张宏杰
出版社:岳麓书社·读行者
副标题:世界史坐标下的中国

 
本次活动参与方式
 
1.本次活动为岛民们预留50个参与名额,请扫描文中报名二维码登记参与意向;
2.报名截止时间:2020年10月16日中午12:00;
3.工作人员将于10月17日12:00之前向受邀岛民发送短信邀请,敬请回复确认;
4.活动现场请出示邀请短信签到;
5.若未被短信通知,即为落选,不再另行通知。欢迎关注后续活动。
 
受邀岛民须知
 
1.报名一人一席,谢绝12岁以下未成年人入场;
2.受邀岛民请于活动当日13:30之前签到,核对邀请短信及读者信息后,由晓岛的工作人员带领进场,迟到不候;
3.活动期间,请勿喧哗、并请将手机设置为静音,以免影响他人;
4.请勿携带食品饮料入馆;
5.请勿将危险物品带入馆内;
6.请勿使用闪光灯、自拍杆及三脚架;
7.本次活动日(10月18日)晓岛不接受预约,无活动日正常开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