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招募 | 陈传兴×董强 回望法国黄金年代:《岸萤》图书分享会
2020-10-10476

640.webp (1).jpg


时间:2020年10月15日(周四) 15:00—17:00

地点:晓岛(北京朝阳大悦城9层)

主题:回望法国黄金年代:《岸萤》图书分享会

对谈嘉宾:陈传兴  董强

报名方式:活动免费,请扫描下方二维码进入报名页面,登记报名意向,切勿空降。 


晓岛活动报300X300.jpg


晓岛活动报名二维码
 





陈传兴作为文学纪录片《他们在岛屿写作》总监制为大陆观众熟知。在纪录片导演的身份之外,他同时也是摄影家、学者、思想家。

1976,陈传兴来到法国巴黎,居住10年直到博士毕业,是留学法国的文化先行者

那时的巴黎,是公认的文艺黄金时代,有一百来间剧场,还有无数展览。

那时福柯、罗兰·巴特的书是畅销书。拉康的一本论文集,厚厚的将近700多页,谁都看不懂,居然可以卖到二三十万册。

到了70年代后期,思想界“诸神的黄昏”到来。罗兰•巴特车祸,福柯患上艾滋,德勒兹跳楼,死亡和衰老接踵而来。法国知识界陷入普遍的惶恐不安,思想界整体弥漫着一种忧郁气质。

这些忧郁气质一直伴随着陈传兴,在“人生的黄昏期间”,他写完了自己的“人生之书”《岸萤》。

“黄金年代”开始于什么时候?诞生了哪些世界级的大师?又为什么会因为“诸神的黄昏”而结束?“黄金年代”对如今的法国产生了哪些影响?而对于当下的我们,为什么回望“黄金年代”如此重要?黄金年代留下了哪些我们需要继承的精神遗产?以及,如何通过阅读“黄金年代”,进入《岸萤》的世界?

10月15日,中信出版·大方邀请陈传兴与董强两位嘉宾,在北京·晓岛,带读者一起回望法国的“黄金时代”。陈传兴的文字写给百年后的人,正如他在采访中说:“我是一个迷宫。”《岸萤》是凝结了陈传兴40年思想精粹的一本精神自传,同样是一个具有进入难度的文本。

本场活动中,我们试图带领读者回望法国思想界的“黄金年代”,从根源处,探寻陈传兴身上忧郁气质的来源。

 活动嘉宾 

 


640 (6).png


陈传兴,导演、学者、摄影家、《岸萤》作者

陈传兴,法国高等社会科学学院语言学博士,行人文化实验室创办人,台湾清华大学副教授,2012年获颁法国艺术与文学勋位(军官勋章)。师承法国电影理论大师克里斯蒂安•麦茨(Christian Metz)。陈传兴长期耕耘哲学、精神分析与影像论述等领域。总监制《他们在岛屿写作》第一系列,并亲自执导《如雾起时郑愁予》《城再来人周梦蝶》《掬水月在手—叶嘉莹》。
 


640 (7).png


 董强,北京大学法语系主任、傅雷翻译出版奖主席
 
本场活动的主持及对谈嘉宾是北京大学法语系主任、傅雷翻译出版奖主席董强先生。两位嘉宾分别在两个连续的时代去往巴黎,将巴黎“黄金年代”的样貌镌刻于心,他们的对谈一定能带观众与读者回到那个独一无二的年代,感受那个年代独特的气质。
 





文 / 陈传兴
摘自《岸萤》
 
巴黎住过很多区,十八区蒙马特山脚下红灯区和十三区近第五区的小阁楼两地住最长时间,记忆最深刻。阁楼间小房间,窄小稍可容身放桌床;大窗面大街是屋内唯一光源,窗外风景解闷出口。持续几年断续观察拍摄,季节变化,日夜晴雨。大街上,抗议群众,马拉松赛事,夜巡警车,开肠剖肚大修马路,一块块砌石排列游戏;我的富士山浮世绘窗外景。夜里,冬日深夜,待在温暖室内,停下恼人的手中课业,静静看着落叶、枯树,地铁玻璃和弯曲路灯,不同光源交会塑造出剧场感夜景。独行妇人,微弱身影在巨大树影下踩着点点圆光,一步画出一点圆光在暗黑路上。冬日,难得大太阳,将枯枝残树晒得白曝近似要蒸发,烈阳与寒冬。
 
1976年5月海德格尔逝世。走向星辰。海德格尔思想神话,进入新阶段,翻译、扩散和争议陆续展开,由少数哲学思想家圈子封闭秘识成为普遍哲学论题。作为法国哲学日耳曼化、德国化的高峰,二战之后法国思想离不开黑格尔、马克思、尼采、弗洛伊德;胡塞尔现象学稍解法国哲学主体焦虑,重新联络笛卡尔、康德在一个严谨认识—本体论基础上,现象还原,悬置给予一定的思想休息;海德格尔破坏解构式的存在本体哲学,再一次扰动法国思想界,影响推动1960年代后法国思潮,脱离开萨特曲解修改海德格尔思想的误区。但相对的,未被正视、澄清的海德格尔思想暗处,也带进正负面影响。海德格尔思想成为一个不能回避的思想漩涡。吸引、破坏、回避。
 
1976年1月7日,福柯在法兰西学院课程“必须保卫社会”,开宗明义,解释这个公共课程的在于他个人研究的自由传播、自由讨论;他不介入参与上课者自己个人的研究。但是,他无法容忍听课人数非理性暴涨,必须要提早四个半小时才能抢到位置,甚至多到分成两个教室,另一边只能听麦克风。福柯形容这星期三课程变质为马戏团,对他而言是一种折磨酷刑(supplice),无聊。为了对付这种疯狂状态,福柯提议,“野蛮”做法将课由晚上改成早上九时半,因为大部分学生不会早起。结果,并未改变太多。听起来很荒谬超现实场景,当时巴黎思想狂热盛况确是如此。彼时这种疯狂膜拜思想大师,活跃流动城市各角落,巴黎俨然新雅典,群聚神话级人物传递神谕,从世界各地蜂拥朝圣思想麦加。法兰西学院、高师、七大、高等社科、边郊八大,还有城内各种能开课讲授场所,桥梁与道路工程学校,都有五花八门让人赶不完的知识市集。不提早一两小时,抢不到位置。奇观社会,德里达、巴特等人的课堂,经常出现闪灯拍照的观光客。但并不是所有大师级人物课都如此;高师教室中不到十个人,静静聆听茨维坦·托多洛夫轻柔带点外国口音谈孟德斯鸠的《波斯人信札》,来自波斯的他者悄然坐在教室一角,他者倾听他者。没有解构大师课堂喧哗,高师历史氛围沉淀、回绕。很难想象,就在学校对街宿舍会发生震惊改变整个时代的思想大师疯狂杀妻的家庭悲剧。天尚未大亮赶到八大,听德勒兹讲贝克特的默片,只能站窗外,细雪飘飞中,奇特的经验。用柏格森哲学分析贝克特唯一的一部短片,逸出习受的电影符号学理论场域。那是一个什么样时代,可以让拉康那么自得地在电视访谈中大言:
 


“我永远说真理:不全然是,因为要全部谈论,我们不可能做到。完全说,那是不可能,物质上:文字不够用。也正是借这不可能(impossible),真理联系真实(réel)。”


 
真理、真理宗师,知识的魅惑与权力。马塞尔·德蒂安,研究古希腊的真理宗师,从文化历史源起,Aléthéia真理脱胎自神话—宗教,先成为诗的真理,再衍异成为哲学真理。Aléthéia字源中的léthé,死亡和欺瞒、遗忘相连;也即真理的语言是双重性,同时兼具真实与虚假欺瞒,真理的光离不开其否定性的阴影。真理与诡计、欺骗的语言舞蹈、思想狂热的神秘仪式共感。胡塞尔在《欧洲人的危机与哲学》书中,分析希腊哲学、哲学家出现在古希腊,一种新文化类型,形成城邦中新共体关系。
 
对知识(theoria)热爱变成集体生活工作的一部分,“即便是那些圈外人、非哲学家也被这种奇特活动所吸引”。胡塞尔说,此时哲学的扩散朝两个方向发展,一方面是扩大哲学专业的共体,另一方面,平行的则在城邦大众中引出对教育养成注意之共体运动。因为此种变化,胡塞尔指出这也是社会城邦分化成受教育者与未受教育者。依此,可以明确说,哲学知识、真理与权力关系。借胡塞尔的论述,几乎很贴切地描述由1960年代到1970年代,巴黎特有的思想大潮时代现象,不论是学院中专业哲学家或市民大众对于思想事物、思想工作的狂热追求,当为生活中不可少的欲望物。


640 (5).png


《岸萤》
作者:陈传兴
出版社:中信出版·大方
出版年:2020-9
 




本次活动参与方式

 

1.本次活动为岛民们预留120个参与名额,请扫描文中报名二维码登记参与意向;

2.报名截止时间:2020年10月13日中午12:00;

3.工作人员将于10月14日12:00之前向受邀岛民发送短信邀请,敬请回复确认;

4.活动现场请出示邀请短信签到;

5.若未被短信通知,即为落选,不再另行通知。欢迎关注后续活动。

 

受邀岛民须知

 

1.报名一人一席,谢绝12岁以下未成年人入场;

2.受邀岛民请于活动当日14:30之前签到,核对邀请短信及读者信息后,由晓岛的工作人员带领进场,迟到不候;

3.活动期间,请勿喧哗、并请将手机设置为静音,以免影响他人;

4.请勿携带食品饮料入馆;

5.请勿将危险物品带入馆内;

6.请勿使用闪光灯、自拍杆及三脚架;

7.本次活动日(10月15日)晓岛不接受预约,无活动日正常开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