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德夫丨我最早的一件衣裳是太平洋的风
2019-09-16513
640.webp.jpg



最早的一件衣裳
最早的一片呼唤
最早的一个故乡
最早的一件往事
是太平洋的风徐徐吹来
吹过所有的全部
裸裎赤子 呱呱落地的披风
丝丝若息 油油然的生机
 吹过了多少人的脸颊 才吹上了我的
太平洋的风一直在吹



——《太平洋的风》歌词节选



640.webp (1).jpg


多年前,张艾嘉逃学来咖啡馆听他唱歌,称他是“天生的歌者”,当时常来捧场的还有胡因梦、洪小乔、蒋勋、林怀民……可以说整个台北市的精英文艺圈都被他迷住了。


直到2005年,他才发行了第一张专辑《匆匆》,而后一举拿下金曲奖最佳歌曲、最佳作词人。白岩松说,在他的歌里听得到岁月与山河,以及一个男人所走过的路。


他是一开口就能令你安静的人——台湾民谣之父胡德夫。


在晓岛分享会中,胡德夫与他的专辑制作人、经纪人郭树楷畅谈过往:退学打工时意外被挖掘成为歌手,原本只是和李双泽、杨弦“三个臭皮匠”成天混在一起玩音乐,结果竟成为了民谣创作的先行者。有人说,胡德夫唱的是“广阔的海洋、自由的飞鸟、连绵的山峦、汩汩的溪水、静谧的月光”,那是因为岁月没有抹去他声线中的苍茫和纯粹,我们听得到太麻里溪边放牛的童年、淡江中学的羞涩青春……直至满头银发,双眉全白,被年轻人称为“老爹”的年纪,他仍不停歌唱。


点击文章底部阅读原文”观看音乐分享会完整视频。



640.webp (2).jpg


以下是胡德夫先生在晓岛分享会中的精彩对话:


“歌里面不能假装 

别管我们老的一代能不能听懂”


胡德夫:李双泽是很有意思的人,他从哥伦比亚咖啡馆就一直盯我。我常常往右边一看,我的琴已经被他提起来了,回去店里那段路,他也陪我走在路上,跟我谈歌,谈Bob Dylan谈美国民歌之父Woody Guthrie这些人的故事。我当时还想,他跟我讲这么多故事要干嘛。他说Kimbo(胡德夫外文名),其实Bob Dylan还有他的老师Woody Guthrie,都在为工人、农人写歌唱歌,为环境比较不好的人在唱歌。他说我们不需要做那么伟大,但是我们总可以写写我们的故事,你常常喝了酒会讲到你的快乐时光放牛的童年你可以把它写在歌里面。
【注:李双泽,画家、作曲家、民歌歌手,与胡德夫、杨弦被共尊为台湾校园民歌的催生者。】




640.webp (3).jpg
 胡德夫(前排右一)李双泽(后排右一)


胡德夫:我们当初也不知道我们是在摇篮里面的三个人,李双泽带着我和杨弦,三个人每天就混在一起,我们也不知道我们推开的是后来的叫做民歌的门,一个新时代的门,我们根本不知道。而大部分的人看到我们的作品都说我们是无病呻吟的一群年轻人。歌里面不能假装,你爱艺术的话,你要直说,你要直白地把感觉从心里说出来。别管我们这老的一代听得懂,听不懂,究竟是你们在推动这一个大的球。

很多人说民歌没有人再唱了,其实不是,还有人在唱,还有我在唱。罗大佑还在唱他的民歌,李宗盛也在唱,有很多的小孩子,马頔他们都在唱,苏阳还在唱他西北的东西,五条人用自己的方言在唱。客家闽南都在唱,河南梆子也在唱。崔健的音乐元素里面有许多民族的东西。所以遍地是歌的今天,要告诉年轻人勇壮行,你们这一代的歌你就勇敢地把它写出来,这个时代是属于你们的。



640.webp (4).jpg
 胡德夫和民谣歌手马頔丨图片来自纪录片《未央歌》

胡德夫版“不能说的秘密”
 为暗恋女生写歌寄托情愫


胡德夫:这个学妹太美丽了,真的。我到现在还会感觉到她那个香气在我旁边,她像葱玉一样的手,距离我的手不远。然后其实我到教堂去唱圣歌,每一场唱的歌都是唱给她听的,不是唱给上帝听。

一次她捧着书从我前面飘过去,我就赶紧跑到渔港旁边,她的必经之路,是一个长长的天梯,我就跑到最底下那一阶,坐在旁边故意看着书,看着她从天上飘下来,然后淡水金黄色的,带着一点飘的雨,中间夹带一点漏下来的红色枫叶,她简直像天仙降下。后来我就写了一首诗叫做《枫叶》。这个学妹后来虽然初中毕业就转到其他学校去读,但是在我心中她永远不会毕业。

640-(1).gif

后来我在哥伦比亚咖啡馆打工的时候,我的一个学长就带了他的同学,跟同学的未婚妻来到我前面听我唱歌,那个未婚妻就是她。我在台上看到了她,当时她未婚夫去外面抽烟了,我趁这个时候就唱《枫叶》给她听。她知道是我,知道我是在唱给她,她整个眼眶都红了,我也红了,我也是情不自禁就去唱。我唱完了经过她旁边,她说学长好,我说学妹好。然后大家都擦了擦眼角。

暗恋是那样的苦又那样甜,让我常常到今天,都可以不去想其他的爱情故事,我只要想到这个的暗恋的故事就够了。



“我的第一件衣服是太平洋的风 
吹过我的全部”


胡德夫:去港口的那天是一个夏天的仲夏,没有风吹来,突然一阵风从太平洋吹上来,吹到那个港口,然后我看到港口的涟漪,那种浪被风吹过来,然后吹到我们脸上,我一直跟奶妈用阿美族话讲话。她非常高兴,我跟她说,我这一辈子就是要来见你,我的阿美族话就是为了你学习的,来跟你说说话。风一吹来,她说,孩子,这真是生命的风吹过来,好舒服。

那一刹那我眼泪满脸都是,看到我出生的港口,就是我们出发去渔猎场的地方。后来想到原来我祖父来给我接生的时候,让我穿的第一件衣服不是那个衣袍,是太平洋的风。我就从这边一直想起来了,我说,太平洋的风徐徐吹来的那一年,吹过我所有的全部。



 胡德夫儿时 前排正中




点击阅读原文”观看胡德夫音乐分享会完整视频。



胡德夫《山谷的呼唤》音乐会



2019.10.17 深圳 南山文体中心
2019.10.20 武汉 湖北剧院
2019.10.22 上海 交响乐团音乐厅
2019.11.07  西安 音乐厅

2019.11.08 成都 特伦苏音乐厅

感兴趣的朋友们可以在大麦网、聚橙网上购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