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回顾 | 叶蓓 · 爱的第二次诞生
2019-05-27332

4月9日 叶蓓@晓岛

《流浪途中爱上你》分享会

活动视频(精编版)



叶蓓说,“每个人心中一定要有一个晓岛,把时间完全交给自己,那是海水淹没不了的地方。


640_爱奇艺.jpg


今天是五月二十日,”520“,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人们自发创造了这样一个非官方的、关于爱的节日。无论何时,人们对爱的表达总是如此不失时机。

今天,我们也为大家准备了一个节日彩蛋,在晓岛举办的一场非常“有爱“的活动——叶蓓 ”流浪途中爱上你“ 音乐分享会回顾(包含视频精编版),它关于音乐、生命,信念与爱。以爱之名,希望你会喜欢。


流浪途中爱上你


北京四月一个微雨中的午后,叶蓓来到了晓岛。一如往昔的温暖明亮,眉目灵动,白衣马尾的装束,更添了几分英气。叶蓓带来了她的音乐,她的朋友,她的成长与生命经验,以及从未改变过的诚恳与天真。她将所有这些最珍贵之物悉数带来与大家分享,犹如小孩子不吝把自己最心爱的糖果一样样摆到你跟前。没有施教、更没有炫耀,就只是将对生命的赞叹与欢喜讲给你,如果你也刚好乐于聆听。


这个下午,晓岛也用最自然的方式接待了它的艺术家。舍弃了平日活动的舞台与座椅,所有岛民席地而坐,围合成半个圆圈,仿佛瞬间坐回青春一片芳草无穷碧。


等待场灯暗下,一束光照亮钢琴前的叶蓓,她只唱出第一句,便有人已眼泛泪光。

久违了,不减当年的歌者。久违了,已深藏多年的自己……





关于这个午后


叶蓓 如是说 :


晓岛从后台千余名的报名名单中选中百位知音来参加昨天下午的分享会。


我们尝试着在周二下午的三点半做了小小的分享会。事实证明,日常也可以很甜蜜。短短一个小时,意外的收获了人群中的相遇以及再次相遇。在我心里很深的地方,很厉害的动了一下。


昨天下午,我们相聚在一座没有被海水浸没的小岛,我们沉浸在岛屿中,这里有音乐、诗歌、友情、赞美以及烦恼的治愈。

没有秘密,我们不会长大。尽管海浪中遮掩许多秘密,像漩涡一样的藏起来。尽管每个海浪的起伏都难以平静内心的躁动,但人们从未停止过对美好事物以及真相的追求。岛国的日子是令人神往的,我们都有一颗想要被安放的心。


一位听友来信说起第一次和我的认识,是因电视上艺术人生的栏目,那一期节目是晓松、老狼和我。大概十好几年前的样子。后来她说会跑去现场听我们唱歌、再到后来结婚生子,再后来,在晓岛她远远的看着我,她说: ”时光在你身上彷佛未曾改变“。


十几年后的昨天,九零后听友分享关于他对现实与理想的感受,提到“月亮和六便士”的故事。是的,时间一直在没命的旋转,当满地都是六便士时,愿你依旧可以看到月亮。


变与不变是个有趣儿的课题,世界上永远没有声音停止的时刻,声音随时在变化,这些声音如同一团火在咄咄逼人的追赶着我们,在与时间的追逐中,始终要保持对复杂声音的观察和辨识,在声音中认识自己的声音始终是最重要的。我们需要仔细认真的倾听内心的秘密,让自己的声音与人群中经过的声音创作出有趣儿的和声。这或许就是我们所说人群中的遇见吧。


时间教会我的是存在。

2019. 04. 10

叶蓓


640 (1)_爱奇艺.jpg


我们眼中的叶蓓


不变 — 纯真年代。


谈起叶蓓,有太多美好的形容词可以加诸其身:干净、率真、温暖、灵性、才华出众……甚至,因其谦和的个性与娇憨可爱的神情,被我们晓岛的工作人员私下赞为“最不像女明星的女明星”。的确,台上台下的叶蓓其实并无太多不同。


如果我们摒弃一切对女性美的刻奇(媚俗)目光,避开那些触手可得的词汇,选择用最中性、最坚固的名词来形容她呢?也许我会说,她越来越像一个空间般的存在——如果时间和空间是描述万物的两个维度,那么叶蓓一定活得更趋近于空间:拥有精神世界的高度自足,并虚静着随时准备接纳一切。而同时,时间之残酷刀斧似乎放过了她,在她身上,看不到太多因历时性带来的改变,就像朋友说她,“这么多年,你怎么一点儿没变呢?”

640 (2)_爱奇艺.jpg

叶蓓和朋友 主持人梁洪


一般人眼里,叶蓓的“不变”一定带着因天赋异禀而一路顺境的幸运。毫无疑问,她有着年少开挂的人生:


出身音乐世家,学琴学声乐,在音乐专业道路上平顺成长。”刚上大学二年级就认识了高晓松他们这些大才子,有机会唱到了《纯真年代》《白衣飘飘的年代》《B小调雨后》这样好听的歌曲。”那是校园民谣最好的时代,岛主高晓松和她的朋友们开创了一个音乐的人文时代:宋柯、老狼、朴树、郑钧、许巍……在这个才华梦之队里,她是唯一的女歌手。媒体称她为校园民谣皇后,才子们叫她小叶,都当她是自家的小妹妹,最后她被抽象成“民谣时代的妹妹”。


妹妹——意味着相同的精神基因、不对等的成熟度、不涉情欲但亲密呵护的关系。叶蓓承认自己的晚熟,也从不否认自己的幸运,在懵懂的年纪里,她是“被一团火一直追着走的姑娘。”


640 (3)_爱奇艺.jpg

叶蓓《流浪途中爱上你》发布会,

岛主高晓松等一众友人站台,群星璀璨


之后,叶蓓飘离了大众视野。“那种以艺人身份为主的工作,突然让我觉得不真实。那种生活,好像跟上街买菜、做饭、看电影的日常有些遥远,我失去了一些挺重要的朴实,很可惜。”


于是,叶蓓选择避开聚光灯的直射,回归到日常,仍旧是与音乐紧紧相连的唱歌、弹琴,创作,甚至去尝试更多的表达方式:写作、绘画、练书法……就这样,文艺着,散漫着,“隐遁”了九年。她就在最朴素的度日里,一点点把自己变成生命的光源体。


叶蓓不是个入世、上进、有野心的人,也从不纠结于自己是否浪掷才华,在高蹈自守这一点上,她和民谣时代众多哥们儿保持着遥相呼应的一致。淡出的九年,是她偿还给自己人生的九年,顺境逆境、高低起落,不为外人道。


其实,时间哪会放过任何人,每个人都拖带着个人层累叠加的斑斑历史。只是有人把时间活成沧桑,积重难返一身疲惫;有人把时间活成了辽阔,虚己以游世。


叶蓓当属于后者。她不是没有变,也不是一直活在水晶球里、没受过伤害,只是她懂得尊重这些经验,感受之、观看之、内化之、表达之,在一次次的经历中,慢慢地把心的打开,迎接所有体验进驻到自己的世界里。对于所有的真实,不屏蔽、不粉饰、全然接纳。


“真实是我的选择,我喜欢看到真实的我的样子。“面对这个变动不居的世界,叶蓓这样解释自己的不变与坚持。


叶蓓的不变,是“云在青天水在瓶”式的不变。于是,在大家的眼中,她在自己身上活出了一个梦境、一个童话、一个属灵的乌托邦,其实那不过是真实的力量,是万事万物”如其所是“的样子罢了。


v_爱奇艺.jpg

叶蓓在晓岛


朝向觉悟的流浪。


《流浪途中爱上你》这张黑胶唱片,是叶蓓时隔九年之后,交出的功课。


她第一次全权包办整张专辑的词、曲、演唱、联合制作,自己搭建团队,前后筹备了至少5年。在当下这个已经不太流行听唱片的年景里,她居然自己出资做了一张黑胶唱片。这是一张全然属于叶蓓的唱片,一张符合她审美原则、灌注着她的意志、成全她独特表达的作品。叶蓓说:


“做《流浪途中爱上你》这张唱片,更像是我花费力气送给自己的一个礼物。虽然要消耗大量的精力和金钱,但只有这样送给自己一个礼物的方式,才会让我觉得,这张唱片是符合自己审美标准的。比如我希望唱片的连接中有大自然的声音,于是,专辑里有小鸟叫的声音、有潺潺的溪水声、缓慢的列车声,都是我在旅途中拿着小麦克风采录的……”


叶蓓不仅自己去录鸟鸣,她还会分辨这些小鸟的叫声,她甚至能发现大自然中的鸟鸣和花鸟市场里的不同。一直以来,叶蓓音乐的完成度很高,大概很大程度上,就来源于这种对细节的信念。

 

“做唱片,创作这个过程,也帮助我建立了新的自我认知体系,让我清楚自己想要表达的内容,包括旋律、编曲器乐的选择,它像是我给自己写的一封信,提醒着我要坚持自己一直确定的信仰,也让我得到了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满足。”


640 (4)_爱奇艺.jpg

在晓岛演唱的叶蓓


其实初闻《流浪途中爱上你》作为专辑名,还有点吃惊,觉得这名字起得“不太叶蓓”。不够文艺、有点返旧,辨识度稍弱,总之是没噱头、反市场、反传播。而叶蓓却不徐不急解释道,其实《流浪途中爱上你》并不是我们所以为的情歌,它是一首关于信仰的作品。她如此注释自己的作品:

 

“人生像趟单程列车,途中的每道风景都是生命中的唯一。
这一切犹如候鸟载斜阳,天空不留痕。
我认真的告诉自己,要和生命庄严的谈场恋爱。
我爱上流浪中的拥抱和燃烧。
漆黑的夜,也有光的注视;
漆黑的夜,不过是白天的缝隙。
我,依旧热爱流浪。

任凭时光流转,
眼里依旧嫣然……”


写得真美呵。“流浪途中爱上你”,所谓的“流浪”,也许更像是“照见”吧。而这里的“你”,不特指某一人,甚至根本不是一个人称代词。“爱上你”,亦是没有拣选的爱,爱一切际遇、一切有情,甚至是“情不情”。爱,不止是爱情,也不止是拥有,那过于狭义了。其实爱有着更深沉宏大、更要求智性的部分,它意味着艰难地去领悟自我之外真实世界的一切,并欣然接纳。叶蓓定义它为爱的第二次诞生。在这个意义上,叶蓓唱出的是乐曲,也是经文。

 

看似没有方向的流浪,最终都朝向觉悟。听着这张唱片——一张刻满心事和体悟的笔记本,理解了她的命名,也许再合适不过。这本就是一张诚恳、自然、灵性的唱片。

无论是音乐还是为人,叶蓓都有一份柔和的天真。双鱼座的她,天生有着丰沛而敏锐的感官,崇尚灵性与自由,富于爱和感受的能力。她的轻盈感和能力有关,不太费力就能做到最标准的好,而余力全用在带她跳脱出僵化的价值序列。也是因其灵动,风格摇曳无定,谈起对叶蓓音乐的印象,反而显得难于捕捉。她能出色的完成各种风格,气质里混合着母性的包容和小女孩儿的清新,有正向醇和的质地,也有逸出的清奇。在音乐的处理上,叶蓓从未试过苦情戏,用催动情绪来捕获他人,她的音乐是轻盈的、半甜的,人文主义的,与智性连接紧密的,在这个意义上看,叶蓓的音乐有古典的内核。

 

不迎合、不造作,不搅动听者去掀情绪的巨浪,该算是这个时代里难得的高贵。很多时候,我们低估了风格,以为记忆的刺点或是某种辨识度就是风格。于是乎,我们看到立人设、贴标签、各种各样为了强化大众记忆点的自我重复,殊不知,这些恰恰背离了艺术的本意,艺术是创造,是最清新的创生。而真正的风格属于灵魂的一部分,它不外在,并非一望即知,但决定着所有。


“风行水上,自然成文”,这是最高级的修辞,用来形容叶蓓的音乐,不为过。

 

640 (5)_爱奇艺.jpg

叶蓓和朋友 音乐家龙隆



在活动接近尾声的时候,叶蓓演唱了由自己作词作曲的《红蜻蜓》。这首歌是叶蓓写给一位艺术家朋友的,她们曾彼此支撑穿越过生命最黯然的时光。


叶蓓说,“蜻蜓一生要经历十几次的蜕变才能飞出水面。我想人生可能也是这样。经历过暗淡,才更懂得光的意义。”歌中,叶蓓用了中国的五声调式,也就是“宫商角徵羽“,也许是因为这种简单纯粹的表达方式更像她所理解的友谊——洗尽铅华,复归孩童。所有的成长最终都要回到原点,还于天真。


而何为天真?没有受过磕绊和检验的自我,也许充其量只能算是懵懂。而真正的天真,是壁垒森严的自我破碎后,用爱的血与蜜将所有碎片粘合,去成就更完整的生命。

640 (6)_爱奇艺.jpg

叶蓓和晓岛岛民合影


点击阅读微信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