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回顾 | 相遇在侯麦的沙滩上
2019-05-15165

关注晓岛的朋友们都知道,最近,我们有幸携手北京国际电影节北京展映,为大家带来了大师班系列分享活动。416日,法国国宝级男演员帕斯卡尔·格雷戈里Pascal Greggory,也译帕斯卡·格里高利来到晓岛,以相遇在侯麦的沙滩上(Meeting at Rohmer's Beach为题,和我们分享了自己的艺术观,以及和著名导演侯麦合作的种种掌故。本次活动的主持人由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李洋老师担任,中央戏剧学院徐枫教授、竹原青导演二位作为嘉宾,整场对谈既有学术深度,又不乏趣味性,甚而可以作为难得的电影史资料。活动实录精选请见下文。本场活动的视频,未来也将会在本公众号中放送给大家,敬请关注。

如果你身边有喜欢侯麦电影的好朋友,记得将回顾分享给他们。


相遇在侯麦的沙滩上


Meeting at Rohmer's Beach

1.jpg

《沙滩上的宝莲》是由埃里克·侯麦导演、帕斯卡尔·格雷戈里主演的爱情片。该片于1983年上映,今年北京国际电影节期间作为新浪潮经典影片展映。


活 动 回 顾


2.jpg



沙丹:谢谢大家光临晓岛,参加这次北京国际电影节北京展映单元的大师班活动。首先,我作为展映单元的策展人对大家的到来表示欢迎。晓岛是由高晓松先生发起,与大悦城共同打造的文化空间,是一个文艺青年特别喜欢的地方。这里有电影、讲座和书,还有音乐,(空间)上面我记得还有一把高晓松的吉他。



今天是我们大师班的第一场活动,之后包括蔡明亮导演和李少红导演都会来到晓岛和大家进行交流。今天我们非常荣幸请到了帕斯卡尔·格雷戈里先生和大家做大师班的见面活动。担任大师班主持人的是我的好朋友,北京大学著名电影学教授,也是著名的影评人“大旗虎皮李洋老师,另外一位是中央戏剧学院的电影学教授徐枫老师,以及活泼可爱的竹原青导演,她去年拍摄了电影《星溪的三次奇遇》。


其实今天我们给大家设计了一个这样的环节,先看侯麦的作品《沙滩上的宝莲》,这部作品在当年获得过柏林电影节最佳导演奖,再放映《星溪的三次奇遇》,这部作品入围了威尼斯国际电影节,并在法国南特电影节获了奖,今年也入围了北京国际电影节注目未来单元,是竹原青导演的处女作。她自己也是杰出的剪辑师,梅峰导演的《不成问题的问题》就是由她来做剪辑的。最后请到咱们今天的大咖——帕斯卡尔·格雷戈里先生,与嘉宾们畅所欲言。


3.jpg

《沙滩上的宝莲》


李洋:大家晚上好,非常高兴能和大家一起,与帕斯卡尔先生共同进行一场大师课。我先要说明一下,沙丹老师的主持是非常优秀的,徐枫老师对于法国电影和帕斯卡尔都非常了解。今天沙丹让我来参与这样一个活动,(是因为)我本人确实做了一些法国电影史的研究,我也是在法国读的电影学博士,所以应该算是对帕斯卡尔·格雷戈里先生和他的表演比较熟悉。


我先补充介绍一下我所认识的帕斯卡尔先生。刚才沙丹说帕斯卡尔先生是一位著名的演员,他从70年代开始进入电影行业,一直到今天,可以说他和法国许多非常重要且非常著名的导演合作过很多经典的作品,帕斯卡尔先生还和许多我非常喜欢的演员有过合作,所以在我心中,帕斯卡尔先生不只是一个演员,他也是法国当代电影的见证者。他的合作者当中,除了今天晚上的主角——新浪潮时期的著名导演埃里克·侯麦之外,还有在80年代之后兴起的法国新电影、以及90年代、新世纪以来的许多重要导演。


我在法国学习的时候,曾经去过戛纳电影节和威尼斯电影节,恰好帕斯卡尔在当时有很多电影入围了以上两个电影节,所以我对于看帕斯卡尔一点都不陌生。我曾经在威尼斯采访过帕斯卡尔先生。大家都知道一位法国导演,帕特里斯·谢侯(Patrice Chéreau,也译为夏侯、谢罗等),他已经去世了,他执导的一部电影《加布里埃尔》曾入围威尼斯国际电影节竞赛单元,那一年我作为记者采访过帕斯卡尔先生。同时帕斯卡尔先生还是一位非常优秀的戏剧演员,他在法国最初以戏剧演员的身份进入演艺界,被观众所知晓。


4.jpg

《加布里埃尔》


应该说在三四十年当中,帕斯卡尔先生除了在大银幕上为大家表演了许多生动的角色之外,也在戏剧舞台上贡献了精彩且出色的演出。他的戏剧表演在北京未必看得到,但我还是要说他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戏剧演员。今天的主角是帕斯卡尔先生,我刚才问帕斯卡尔先生是不是第一次来中国,他说不是第一次,您能说一下您前几次来中国的情况吗?或者说在您来中国之前,北京给您留下的印象和您来北京之后看到的印象有什么区别?


帕斯卡尔·格雷戈里:我不是第一次来到中国,我第一次来中国是在2014年,那时徐枫老师在中央戏剧学院主办了一个叫“法国当代舞台剧和电影大师帕特里斯·谢侯回顾展“,因为这个契机,我在2014年的秋冬季节第一次来到北京。然后我在17年底至18年初到上海拍摄娄烨导演的新片《兰心大剧院》,为了这个戏我去了两次上海,这是我第二次来北京,第三次来中国。


5.jpg

《兰心大剧院》工作照


李洋:我想问您第一次看到北京的时候,和您想象中的北京有什么区别?


帕斯卡尔·格雷戈里:我不知道该怎么说。2014年来中国的时候,中国对我来说是一个完全不了解的国家,语言也不通,生活模式也和我在法国所经历的那种西方模式特别不一样。但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太精彩的经历,我现在要说的是,中国就在我的心中。(掌声)


李洋:我们今天主要是通过电影来认识帕斯卡尔先生,我想问您如何理解电影艺术?因为您平时还从事戏剧表演,您对电影的理解是什么?


帕斯卡尔·格雷戈里:电影(艺术)是一种极其出色、少见的媒介——它是很少见的可以在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文化中进行沟通的一种媒介。我也是为此来到这里,因为电影可以沟通不同的文化和不同的国家,使不同国家的民众相互了解,所以我一直在为电影工作,一直要做一个电影文化的使者。对我来说,虽然电视媒介占据了电影的很多空间,但是我一直认为最好的方式还是去电影院看电影。在电影院里,在大银幕前,能够面对所有观众,在这个意义上,他们有一种集体性的智慧和集体性的交流。从这点来说,我认为电影是极其珍贵的。


每种艺术都是用来交流和表达的。但是电影和这些艺术的不同之处在于电影那么深入地介入了大众的生活,所以对我来说,电影是非常宝贵的。


6.jpg


李洋:您和许多著名的导演都有过合作,而且很多导演特别擅长写对白。我想知道您在与他们合作过的这些电影当中,有没有一些人物或对白让您觉得印象非常深刻?


帕斯卡尔·格雷戈里:对我来说,对话是非常重要的。我和侯麦有过很多合作,侯麦就是一个特别擅长写对话的导演,他的对话都是反复写作的,是非常丰富的对话。另一方面,我曾经与一位你们可能了解的导演有过合作,叫雅克·杜瓦隆,他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导演。我们合作过两次,其中包括一部在摩洛哥拍摄的电影,叫《拉雅》,这部影片有非常成功的对白写作。


7.jpg

《拉雅》


当然还有与我长期合作的帕特里斯·谢侯导演,他的对白写的也非常好,作为一个演员,有的时候戏剧台词比电影对白写的更为丰富、更有力量。但电影具备一种影像化的语汇,因为电影是通过影像来表述的,所以从这点来说,电影是不一样的,有些东西不是对话性而是影像性的,这是我对于电影对白的一个想法。


李洋:我比较感兴趣的是,我听说有很多非常厉害的演员在拍摄的时候会给导演提出一些不同的意见,在对话方面或是表演方面,有时候他们会改对白,那么您曾经合作过这么多导演,又拍摄了这么多与对话有关的作品,您会不会在拍摄的时候改对话?您有没有改过侯麦的对话?(笑声)


帕斯卡尔·格雷戈里:不可能的,在埃里克·侯麦的片子里我们不可能改变任何一个字。我当时要说(改)的话,他会生气,肯定会不高兴。你要知道我和筱溪(竹原青导演原名)在一起的时候,我要改一个词,她也会不高兴。


8.jpg

埃里克·侯麦


李洋:那您怎么看有些演员会根据自己的表演习惯来更改对话这件事,您赞同吗?


徐枫(补充问题并翻译)那就做他想做的事情吧。我向帕斯卡尔提了一个问题,您最近和娄烨导演合作了《兰心大剧院》,在电影中帕斯卡尔扮演的人物是法国人,台词是英语,有一部分戏是用法语表演的。我知道他改过一些台词,帕斯卡尔说这是特别特殊的情况,因为他和娄烨的沟通还是有一点困难,娄烨不说法语,英语说的也不是特别多,所以两个人在沟通上其实是存在困难的地方。帕斯卡尔饰演的这个人物在有些场景需要用法语来表演,那么他就对片中的法语台词做了一些改变,而这个改变是符合法语特点的,但这种情况很少见。



从帕斯卡尔的角度来说,他很难做出这样的事情,因为与他合作的导演都是很了不起的艺术家,而帕斯卡尔非常尊重他们的工作,如果他要擅自改变角色对白的话,这会是一个特别失礼的事情,是完全不可想象的。



9.jpg

李洋:您拍摄过很多电影,在这些作品当中,对您产生很大影响的作品有哪些?


帕斯卡尔·格雷戈里:有很多作品对我的影响比较大,第一部作品就是帕特里斯·谢侯导演的《玛戈王后》,大家对这部作品都比较熟悉。再比如说我和苏菲·玛索共同主演的《情欲写真》,是波兰导演安德烈·祖拉斯基执导的。还有一部是和拉乌·鲁兹合作,根据普鲁斯特小说改编的《追忆似水年华》,以及和雅克·杜瓦隆合作的影片《拉雅》。


当然还有侯麦的影片。最近的经验,除了与筱溪和娄烨的合作之外,他与拉提克·阿希米合作了一部名为《尼罗河的圣母》(Notre-Dame du Nil)的影片,这部影片是拉提克的第二部长片,故事有关1994年卢旺达种族大屠杀,这部影片对他的影响也非常深刻。


10.jpg

《玛戈王后》


李洋:帕斯卡尔说这部电影还未上映,有可能会在今年的戛纳电影节上亮相。


竹原青:李洋老师,我申请问一个问题。我是作为侯麦导演的粉丝和帕斯卡尔先生的影迷来到这里的,我问一个女生可能会感兴趣的话题。我相信现场在座的很多人都是侯麦导演的粉丝,我们特别好奇的一点就是侯麦电影中的穿搭(笑声),我觉得侯麦电影中主角们穿的衣服都非常漂亮,据我所知,侯麦先生其实没有一个特别的服装师。


下午我又看了一遍《沙滩上的宝莲》,电影中角色们的服装非常简洁,很生活化,就是很简单的白色和红色,但搭配在一起就非常好看,所以我想问帕斯卡尔先生,侯麦导演如何设计电影中角色们的服装?服装是由侯麦导演决定?还是他会留给演员们足够大的空间?特别是帕斯卡尔先生在《沙滩上的宝莲》中穿着的那件海魂衫,给人的印象非常深刻,我记得有一幕里他的肩膀上还有补丁,好像是一件破衣服,我很好奇那件衣服的来源。


11.jpg

《沙滩上的宝莲》


帕斯卡尔·格雷戈里:这是我们和侯麦导演工作的一个方式,是一个很风格主义的方法。侯麦导演和我们这些演员说,你们来说一下你们觉得你们所饰演的角色应该穿什么样的衣服,然后每个演员就会说,我觉得我的角色应该穿这样的衣服。在演员说出很多种可能性之后,侯麦导演会说,这个对人物是合适的,那个是不对的,对人物来说不合适。


我给侯麦导演看了一件电影中的海魂衫,这件海魂衫是法国布列塔尼地区非常有特色的一种T恤。侯麦导演看到了这件海魂衫之后就说特别好。我在电影中穿的那件海魂衫确实是有破的地方,没关系,那是人穿的结果。所有侯麦电影中的男女演员都是用这个方法来选择自己的服装,实际上侯麦从来没有服装设计师。


徐枫:至少拍《英国女人和公爵》的时候是有服装设计师的吧?


帕斯卡尔·格雷戈里:这个太疯狂了,毕竟是古装电影,我们的衣箱里是不会有那样的衣服的。(笑声)


24.jpg

以上为本期大师班实录精选。帕斯卡尔先生还与到场观众们进行了哪些交流?敬请期待晓岛推出的大师班视频节目。


     点击→全文阅读